每天三个桃儿

写点小段子自我娱乐(。)
日常不好意思打tag
ss全职黑塔爱好者。

啊啊啊啊啊我的账号!!!!找回来啦!!!!!!!!

放几张原创。
嘿嘿夏茶太可爱啦!!

(双英)

「Artie——」龙摆了摆他那长长的尾巴向着礁石上的海妖发出疑问。「oli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哟。」
「…什么?」被打断吟唱的海妖有些生气的看向身边的庞然大物,「我说了不要在我唱歌的时候打断我我亲爱的oli。」
「我是说,」龙张开了翅膀,强劲的风吹乱了海妖浅金色的短发。「山和森林,蓝天和云,亦或是沙漠和烈日,作为海妖的你,不会对这些异于海洋的风景产生兴趣吗?」
「嘁。」海妖轻哼一声,转过头继续吟唱。「我才没有想去。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陪你。」
龙族良好的视力让oli看见Artie微红的脸,随机他轻声向自己的恋人发出邀请——
「那么,四季风光,川山落日,让oli陪你一起看吗?」

(冷战组)

lifeline梗注意…虽然我觉得人物ooc的厉害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Ivan感觉很奇妙,明明没有见过通讯器另一边的'人',甚至不能确定他是否存在。
当Alfred提出自己要去那艘飞船边探索时,Ivan正在写着他的报告单。
他没多想便回应了Alfred。
万尼亚会等你回来的哦。
……
Ivan看着墙上的挂钟,觉得有些奇怪。
已经过去六个小时多了。Alfred还没有回话给自己。
他不是一个可以沉住气的人。Ivan这么想着,随手扯过纸笔涂鸦起来。
「沙沙…」通讯器穿出沙哑的声音,让Ivan忍不住想关了它。
Ivan没有关。因为只有他一个人能收到Alfred的信号。
………
已经过去六小时十九分钟了。
Ivan看着表,有些麻木的计算着时间。
Alfred是发生什么事了吧。他这么想着,把通讯器放到了一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Alfred消失的第六个小时十九分钟,想他。
我被弧傻了所以决定更新bu

(冷战组)

没有名字因为取名废…以及我和一个阿尔对撩了将近12小时…我的天哪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Ivan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东西,硬要说的话,大概也就是抱着酒瓶子到处走走。
当他听见Alfred问他无聊的时候会做什么,他忍不住就笑了起来。
万尼亚当然是在想你啦。他听见自己这么说。
沉默了一会,接着传来了Alfred的嘲笑声。
别开玩笑了蠢熊。他看着Alfred嚼着汉堡,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。如果你只是想玩儿的话hero不介意陪你玩一会。
Ivan说,不是你在问万尼亚做什么吗。
Alfred没有说话,Ivan知道他不可能相信他所说的。
但Ivan是真的在想他。
Ivan只有Alfred了。
可Alfred却不止有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告诉你哦换个称呼整个格调就上去啦hhh

我也好想和你恋爱啊,嘻嘻。(冷战)

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只有设定是自己喜欢的(bushi)洗澡洗的很开心
啊说起设定…大概就是
「死掉的话尸体会自我分解,然后第二天出现在杀死你的人家里,…格式化一般,谁都不会认识。」
这种。
食用愉快。我爱ooc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美/国君。」
伊万叫住了走在自己身前的阿尔弗雷德,露出了他只有看到向日葵才会露出的笑容。
「今晚可以一起…」「不行哦。」
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,随即在看见亚瑟之后笑了起来。「hero已经约好和英/国一起了,抱歉啦。」
「…这样啊,」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跑向亚瑟,身边的空气一下就安静了呢。没有汉堡和薯条的味道,也没有他喝可乐的声音。
「我也好想和美/国你恋爱啊…」
晚上,伊万跟着他们一直到分开的地方,看着目送亚瑟离开的阿尔弗雷德,他不禁握紧了手里的短刀。
「美/国君。」伊万从阴影里走出来,路灯照得他脸有些发白,藏在背后的短刀也没有被阿尔弗雷德发现。
「…哇啊!」阿尔弗雷德显然是被吓到了。也是,国/家们谁不知道世界的英雄怕鬼呢?
阿尔弗雷德扶着路灯柱,推了推因为向后跳而稍稍滑落的眼镜,抱怨了几句。「啊…是俄/罗/斯你啊,吓死我了。」他眨眨眼睛,「怎么了吗?」
阿尔弗雷德的脸色在看见短刀之后瞬间变得惨白,「那…那个…呜!」他不能继续说话了,因为伊万已经捂住了他的嘴。
「我也好想和你恋爱啊,」伊万笑了起来,把短刀捅进了阿尔弗雷德的腹部,「虽然你不会读空气,只喜欢垃圾食品,」伊万抽出刀子,又重重的扎了下去,「但我就是好喜欢啊…」
阿尔弗雷德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,「别…住手啊……」而他微小的声音只会让伊万更加兴奋,对他完全没有用呢。
「我…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你呢……」伊万看着正在失去温度的躯体,把短刀塞了回去。
「…那个,可以牵个手吗?」伊万小声的问着,没有得到答复。
他割下了他的手,如获至宝般抱紧了那一截断手。「不回答就默认了哟!接下来,可以亲亲你吗?」他凑了过去,在阿尔弗雷德嘴唇上烙下一吻。
「哈哈,万尼亚好想把你一起带回家呢!」伊万把刀子贴上阿尔弗雷德的脖子,慢慢的割下了他的脑袋。「很重…就只带这个回去吧。」
他看着尸体慢慢自我分解,有些恼火。「为什么又一次从万尼亚身边跑开呢!」伊万理了理围巾,小声的对着路灯杆说到,「一次也好,一百次也好,总有一次你不会跑开的。」
……
「早呀!」伊万对着面前的男人露出了笑容。「美/国君,要来点伏特加吗?」
「…好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阿尔弗已经忘掉一切啦。

死皮赖脸穆x文艺女神沙加。解说柏兮菊苣学院派。上

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(笑成傻逼)每天都沉浸在喂别人吃屎和被喂屎之间

劉小沏:

大家吼啊我是小沏。常常有人给我安利SS圈的柏菊苣,所以今天我又来献身解说柏女神的漫画了。


 


上次我用校园网刷图太慢了,所以才选了太太的一个短漫来解说的,不过那都是太太2012年的作品,你们可能会觉得现在扯她四年前的奇葩脑回路太过分了,毕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。


 


所以,我决定好好欣赏她最新的漫画,以此证明菊苣的脑回路经过了岁月多年的洗礼,已经不会再频繁出现“小穆你去死吧”(出现了不止3次)“撒加你这死老头子”“呜,你这混蛋”“呀,放开我”之类的台词了,也不会频繁地出现傲娇沙加女神动不动就随便扇别人耳光的画面了。


 


所以,接下来请随我一起赏析神作学院派。


 


简单介绍下CP,这部新作太太改掉了一如既往的all沙,也没有出现所有人都想上了沙加的设定,也没有出现沙加主动勾引其他各种小攻的设定,而定成了单CP的穆沙向,剧情就是死皮赖脸的穆追求心中的文艺女神沙加的故事。


 


首先我们再来看看穆和沙加的动画形象。


 







好了好了…………


我们可以开始看漫画了……


开篇,穆米艾三人就读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,而当天拿到班级名单时,穆就注意到了名单上一个清新亮丽独特秀美的名字,Shaka.V,并且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。


 


马上三人就看见一个复古民族风穿着,半露酥胸,戴着墨镜的金发美少年进了教室还和他们打招呼,原来他就是沙加,和穆分了同一组。


 


穆和沙两人一起在图书馆看书,沙加一边资深地说着自己对于艺术的见解,一边摘下了墨镜。穆震惊地对上了沙加那透明得要将人看穿的碧瞳,“造物主你在和我开玩笑吗”穆在心里默念。嗯从现在开始这个上下睫毛浓密的,眉心还有一点朱砂痣的印度阿三就是穆的女神了,不知道豆豆眼又猥琐的自己是否能配得上他??


 





可能是沙女神太美了,穆竟然想在初次见面第一秒时就把沙女神给上了,于是穆失控地露出鬼畜的表情,打断学习话题问:你穿内裤了吗?


 





清纯的沙女神马上露出了天真的表情,穆埋怨自己“我这是疯了吗” 



 


可能是因为柏巨笔下的沙沙向来都是公交车设定,上面这页过后,两个人已经在宿舍里啪过了。


 


沙女神一丝不挂地躺在猥琐穆的身边,两人同时说道,这事就当没发生过。 


 


不过我猜穆的内心充满了震撼,没想到一见钟情的女神竟然见面一个小时都不到,一撩就得手了,这是不是代表女神不是处,是个小骚货呢,怎么办,好紧张。


 





其实这个漫画我看着好生气的,因为沙女神的眼睛都是kirakira大大的好漂亮哦,可是我的男神小艾和米罗和穆穆却永远都是豆豆眼。还这么丑。都是20岁年少组的一员,凭什么其他人都像30岁的呢,我不服。


 





 


次日,大家一起去参加party?年中组出现了,原来年中组在柏太太笔下是设计学院的奇葩方阵,到处宣传3P的好处。


 


嘿嘿嘿我的本命也是3P,不过我不觉得奇葩啊。


 


一直都听说柏太太是米妙,但是对卡妙和沙加两个受,柏太太区别对待得太大了吧,敢不敢不要把卡妙画的这么诡异。我猜她是为了拉拢米妙粉,嘿嘿嘿……


 


 


可是,就算是长成这样的卡妙,米罗还说他是娘娘腔。


 



 


沙加刚才用法语和卡妙交流了,但是米罗听不懂,于是米罗求问。但是沙加不想说,米罗生气了。米罗揪起沙加就是大骂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装逼!


 



 


出现了!柏太太笔下的傲娇女神沙加!



 


这回不再是传说中的扇耳光,而是伴随着一句“老子就是长得好看!”沙加给了米罗重重的一拳。


 


傲娇沙和傲娇米在小艾和穆的拉扯下停止了争吵。回到房间后,沙加表示要在浴池里醒酒,撩拨的眼神让猥琐穆又一次把持不住了。


 





结果穆克制住了自己的麒麟臂,没有现在就再一次得到女神,于是他只好落寞地坐在冰冷的房间里,压抑自己汹涌磅礴的SEX冲动。


 



 


如果这个受不是沙女神,我就吃了!!


 就在穆开始陷入这段姻缘时,周末,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接沙加回家,他就是,本作里,沙加的养父,太太前作里,AND前各种作里,沙女神真正深爱的男人,撒加。


 


这时候,我看了一下粉丝们的评论,原来在她们的眼中,小穆的形象是霸道又温柔的,可能是这样的吧。


 





接下来,因为撒加的出现,穆的心中可能很嫉妒了,上课也心不在焉,做梦也梦到心中的沙女神主动撩拨自己还喃喃地说着“唔好大……”给自己咬。


 


一觉醒来,痴汉穆发现,原来是个梦。


这一天,穆又看见了那个情敌,竟然剥下疑似可爱多或者雀巢的冰淇淋喂女神吃。 (不好意思啊没有吃过纽约的可爱多







 


 


上图是撒加喂沙加吃。看着女神吃个冰淇淋都像是给对方咬,穆嫉妒得发疯。


 



 


穆开始不爽沙加有男人,沙加也不想透露自己的情况给他们听。


 


穆听见有人在谈论沙加印度阿三,说他作风有问题。


 





 


其实我跟这两个路人学生的想法一样……


 


穆吃醋后,回家了,给老爸史昂做了顿饭,这里我就不解说了,结果回到学校,马上就挨了女神沙加一个大耳光。


 





并且沙女神竖起了中指。


 





结果猥琐穆第一次霸道总裁般地壁咚了沙女神,强吻了。


 


画面太美我不截图了,女神也露出了怦然心动小鹿乱撞的表情,害羞的问“上次的事你不是当没发生过吗”穆的死鱼眼看着他,“是啊你有意见?”


 


沙女神:“如果你欲火焚身我们可以上 床反正又不是第一次,但是接吻这种事……”


 


然后他们回到宿舍,穆开始夸奖女神的画。


 



 


请问柏兮太太,这是您自己房间的写照吗233


 



 


原以为太太的新作一定不会再随意出现“去死”这种台词了。


 


面对死皮赖脸的穆,沙女神再次发火“少他妈废话今天写不完就去死!”


 





 


穆表示他要去莫斯科旅行,背着背包,不刮胡子,原来穆是这样的人!


 



 


转眼冬天到了,路人学生又在吐槽沙女神。 


 



 


沙女神再次习惯性地竖起了中指。


 


这时候,一直守护在女神身后的猥琐穆,终于等到他出场的机会了!


 


这几个和小沏想法一样敢沙加侮辱女神的傻逼,去死吧!


 


于是穆上去就是生死看淡一顿干 !沙女神也跟上去教训了羞辱自己的傻逼


 





 


敢说貌美如花的老子穿裙子,都去死吧!


 


诶,柏太太,我真的劝你去冰冷的房间里裹上毛毯点根More好好抱抱自己冷静下。


 


接下来的剧情,穆偷偷跟踪女神去看画展,因为晕了被女神发现。


 


穆说,你知道吗,周围人都很讨厌你,可是我却很窃喜。


 


柏太太 ,您可真是个诗人啊。


 


然后,女神让穆摘下眼镜,主动吻了穆。沙女神想,偶尔,也给这个备胎一点活路吧。


 


穆陶醉于女神的主动之中,忘乎所以时,又一次女神扇了个耳光。我本来以为耳光梗已经不会再出现了,没想到柏太太还是用得忘乎所以……太太您是太喜欢扇别人耳光吗


 










 


终于看到了第四话,穆米艾见到了沙女神穿着西装柔美优雅的一面,也看见了撒加,原来撒加是沙加的爸爸。


 


传说女儿都是爸爸前世的情人,沙加小公主的真爱一直都是爸爸。诶呀,柏太太,我理解你,画all画腻了啊,就玩父子梗啊。


 


不过,得知女神并没有被什么男人包养,备胎穆就放心了。


 


我一直不能理解的就是柏太太为什么非要把女神画的这么清澈透明,其他人都是死鱼眼,我穆明明是杏眼啊。看了这么多我都要瞎了。上对比图。


 





 


这时候的穆,已经中了沙女神的毒,玩起了非主流。


 


此刻,终于不再是频繁的“你他妈”“滚”“你大姨妈来了?”竖中指扇耳光,拿艺术 外语 装逼的剧情,而是突然出现一句煽情的“你懂不懂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不行了的感觉?我就要死了”


 


 


 


柏太太,你懂不懂讨厌一个人讨厌到不行了的感觉…………您快点死吧。 


 


= =我接着看,到了假期。


 


离开了沙加女神的穆,空虚寂寞,内心复杂,蓄起了胡茬,背包去了莫斯科流浪,哦不,旅行。而文艺复古的沙女神,和柏巨一样,优雅地在家里画着画,享受着双子的宠爱。


 


莫斯科郊外的晚上,穆想用伏加特把自己灌醉,可是他还是忘不掉女神,于是给沙女神打了个电话。


 


备胎穆看着寂冷的天空说道:“你知道吗,越是寒冷的夜晚,星空越是明亮”


 


“我好想你”


 


胡茬穆=-=你以为你是苏打绿吗。


 


而电话的另一头,女神沙的内心终于脱离了最后的防线,那个温柔霸道的备胎穆不在身边,让他脆弱到了极点,泪水崩溃得汹涌而出,沙加扑在撒加的身上,哭着说道:他说他好想我!


 




 


究竟,两颗破碎的流星能不能再次接轨呢=-=备胎穆能得到心中的女神吗??请听下回分解。艾玛……我好累,感觉是在看柏太太自己放荡不羁的恋爱史……


 

今天拜读了柏兮太太的EPISODE番外18N的撒沙短漫

跟着小沏看完了之后觉得懵懵的。
不要穆穆给我啊???

劉小沏:

深深为柏兮太太这个清丽动人奇女子的才华而折服,看完以后我比想象中的更加目瞪口呆,我不是黑,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黑,哈哈哈下面我给大家解说一下内容。
 
首先这个E什么的文是太太笔下的一个长文,她给本文画了漫画的番外,我大概看了下文,是ALL沙向的,沙加的性格就是常见的设定,清澈透明,岁月静好,安宁从容,人畜无害,身体孱弱干瘦,容易受伤,和谁都可以H,因为他谁也不爱,只喜欢被上,也喜欢抽烟喝酒,有点像GV里的那种,难过的时候抱抱自己,忧伤的流泪。


 


经过以上解说,大家大概可以明白太太的风格了,逼格很高的美式风格的浪漫爱情,见面就H,爱的又快又深,虽然台词都是中国人说话的腔调……


  


文章里,撒加,加隆,穆,以及哈迪斯?史昂好像都深深迷恋着沙加,想要上了他,应该是得手了的,不过这个文里我就记得一句台词了——
 
就是加隆QJ了醉酒的沙加后,撒加把沙加摔在床上,对着泪眼迷蒙的沙加说,别哭了,真烦,被人喝醉了QJ都不知道!
 
 
 
 
接下来我还是主要说一说这个漫画番外的内容吧。开篇,撒加假装是外卖来到了沙加家里。
 
沙加叼着一根女式烟开了门,看到是撒加,于是娇羞地丢下前,说:“不用找了,给我滚。
 
但是撒加还是死皮赖脸地进了屋子,并且一下子就把柔弱的沙加推倒在沙发上,满眼情欲。
 
沙加并不想搭理撒加,撒加说道:
 
我和你以前的男人不一样,跟我做一次给你10万怎么样?”并且还问他不是缺钱吗。
 
沙加被推倒后,满脸通红,傲娇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给我放开!果然搞房地产的都是恶心老头子……
 
沙加,我知道你是傲娇女主角,但是也不至于骂撒哥是死老头子啊?但是这撒加不介意,还说“沙加,你真是个被男人宠坏了的人。”(
 
沙身体太娇弱了,嘴上说着不要,还是被推倒了,并且嘴里还年年有词地喊着“死老头子
 
于是两人干柴烈火地开始了,就在沙加恩恩啊啊啊地露出了好痛,的表情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,真是体弱多病啊,撒加还问你怎么了,沙加欲语还休地说了句“贫血…………”
 
原来沙白莲贫血了,贫血了……这下H就不得不停止了……
 
下面有柏兮太太的粉丝评论,沙加是小绵羊,是小兔子,但是他很快就会变成小狐狸,所以到底是狐狸还是兔子还是绵羊啊????
 
 
 
然后撒沙两个腻歪了一会撒加离开。沙加又点了一根女式烟,抱着自己的膝盖在冰冷的房间里裹着毛毯。
 
作者说,沙加因为是孤儿等等,所以很缺爱,缺乏安全感 …………嗯,我能理解,所以他的眼神一直这么的清澈透明,天真可爱。
 
转眼到了可能是次日的一天,沙加女神和他的备胎攻穆准备出去约会。
 
可是到了地点,穆却说临时有事,于是沙女神又傲娇地说:“我才不要一个人吃饭!穆你给我记住!去死吧!
 
这里,作者自己也吐槽:死皮赖脸的穆放了沙加鸽子
 
不过,沙加没有忘记跟他提出一夜10万的撒哥,于是他打了撒哥的电话,定了个酒店。
 
撒加一到就看见美丽可爱的沙沙坐在床上吃着美味的蛋糕,问他,是不是被爽约了就想起了自己。
 
看来沙加在各个备胎之间玩得很开啊,路子够野,沙加说:“你不是说一夜10万么。”
 
于是撒加就奔去洗澡了,然后他们疯狂的做爱。
 
做着做着,沙加的闺蜜卡妙打来了电话,沙加强撑着被干的欲生欲死的醉意接听,结果撒加生气了,抢过电话“沙加正在跟本大爷上床,有什么事明天打来
 
卡妙一脸懵逼挂了电话,于是又是啪啪啪啪,啪完了以后,沙加倒在撒加的JJ上说了句,可不要爱上我啊,大叔。并且在撒加的伺候下,吸着那根清丽的女式烟233,撒加也点了一根事后烟,两个人抽着烟,突然沙女神坐了起来。
 
我要回去了,我不想和你在床以外的地方有交集。你的目的不就是跟我上床吗,现在目的达到了,你还想要跟多?我又不是做慈善的。”
 
撒加戏谑地说:“真看不出刚刚你在我 身下求饶”  并且问“刚才打电话来的是你男朋友吗?你这种人,应该只和别人保持肉体关系吧。那么那个穆呢?你们上床过很多次了吧?他倒是很大方地把你出卖给我。他和我一样身上有种商人的气息。”


顺便值得一提的是,穆在柏兮太太的笔下几次是毒贩子……


 


沙女神反问,那我是什么气息,撒加说,让人看见就想占有的气息
 
 

 
然后这个短漫就完结了……
 
下面有粉丝说:撒加你怎么能这样说沙沙?让双子座的女王来打你!(帕姐
 
这下柏兮太太不高兴了,“不准在本宫面前提那个妹子一根毛!她是我的黑名单!”
 
 
顺便一提,太太除了撒沙撒沙还喜欢德释,但是圣斗士欧米伽里的双子居然是个女的,应该让她大失所望嘿嘿嘿……



想看漫画的自己去搜嘻嘻嘻!


最后结束语,不用找了,滚,我贫血,撒加你这死老头子,小穆你去死吧,给我记住,我不想和你在床以外的地方有交集!
 


 


 


 

不要牧师

其实是个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mas…你明明说过不要牧师的…啊?」悟道君揪着自己的牧师袍,眼里流露出满满的震惊。
「为什么…是我不够好吗……?」悟道君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身边的十字架失去了以往的光辉,不再泛着令人心安的白光。
「mas…」他只能扒着屏幕,看着自己的master被另一个牧师拥入怀中。
透过这冰凉的平面看到那个世界,已经是我能做到最荒唐的事情了。
悟道君揉揉眼角,却舍不得离开。他想再看看叶修的脸。
「不…别……!」他眼睁睁看着荣耀被张新杰退出,屏幕被另一个牧师关上,自己却无能为力,只能被迫沉入数据组成的,无边际的空间里。
「我大概会一直睡下去吧。」
在失去意识前,他自嘲的笑笑。
眼眶周围热热的,那是什么?
「真奇怪…明明只是账hao…k…」
悟道君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,他安详的陷入了沉眠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爱这个。